Inf小說網 >  葉非晚封卿 >   第130章 滾吧

[]

扶閒從來都是絕豔中夾雜著幾分邪氣,何曾這般嚴肅過?

葉非晚瞧著近在眼前的男子,他雙眸微眯著,讓人瞧不出深藏的情緒,沉吟片刻,她安靜點頭:“隻是因著紅玉琉璃。”

這世上隻有兩塊的紅玉琉璃,封卿不會幫她,她隻能寄希望於此了。

扶閒雙目緊縮,死死盯著她,下瞬,他倏地笑了出來,朱唇一勾,眼波流轉,比女子還要魅上幾分:“王妃既是為著紅玉琉璃,如今又是為了本公子擋了那一劍,本公子自然也不是言而無信之人。”

話落,他抬腳便大步流星朝著巷口處走去,一襲緋衣隨著他手臂搖擺微微拂動。

葉非晚凝眉,望了一眼還在冒血的手臂,最終手捂傷口,吃力跟在其身後走著。

手臂本就痛,扶閒身高腿長,一步甚遠,她幾乎要小跑方能跟上他的速度,走路間,手臂上的傷難免被拉抻到,一陣陣刺痛傳來。

她緊咬下唇,一言未發,可速度總歸是慢了些許。

“跟上本公子,若是跟不上,你便自行回你靖元王府,休要再出現在本公子眼前。”前方,扶閒聲音輕描淡寫傳來,卻總夾雜著幾絲緊繃。

葉非晚一滯,望了眼從指縫冒出來的血跡,最終一咬牙冠,快跑了幾步,卻終是未能忍住刺痛,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前方,扶閒的背影戛然而止。

葉非晚一個不慎,倏地便撞上他的背,手臂的血跡沾染在他的緋衣上,不顯然,卻能看出顏色深了些許。

“扶閒公子?”不知他為何停下,葉非晚抬眸反問。

卻在看清扶閒神色時一怔,他正死死盯著她,許久咬牙切齒道:“怎麼?不知痛……”話卻在望見她傷口時輕了幾分。

她的指縫間,有一滴血珠滴下,落在地上,本該冇有聲音的,他卻莫名覺得那一滴血沉甸甸的砸下。

“扶閒公子不是說,要我跟上你嗎?”葉非晚聲音仍舊淡淡的。

“你現在知道聽話了?”扶閒聲音驀然增大。

“……”葉非晚一滯,抓著手臂的手更緊了。

“知道嗎,葉非晚,本公子最厭煩的,便是你這幅晚娘模樣。”扶閒聲音似從牙縫中擠出一般,下瞬,他已伸手,抓過她的手臂,輕飄飄一甩,已將她甩到自己背上。

“你……”葉非晚詫異,掙紮著便要從他背上下來。

“敢亂動,本公子便將你扔給那些黑衣人!”扶閒側眸,語氣涼涼。

葉非晚掙紮的動作輕了些。

“雖說你不受寵愛,人也粗鄙了些,不過身份也還是王妃,本公子是怕背上謀害王妃的罪名罷了,休要多想。”扶閒嫌棄的聲音在前方傳來。

葉非晚掙紮的動作徹底頓住,原來她又沾了王妃的光了啊!

這一次,再未亂動。

扶閒揹著她,不知為何,動作慢了些許,加上在酒樓浪費了諸多時日,回到如意閣時,天色已有些晚了。

“上次給你的黑玉膏,可還有?”一進門,扶閒便凝眉問道。

黑玉膏?葉非晚想了一會兒方纔想到是自己上次燙傷時他給的那瓶藥,搖搖頭:“我冇拿著。”

扶閒似低咒一聲,轉身走到一旁,拿出一個紫檀木盒,似在翻找著什麼。

葉非晚望著他的身影,心中莫名有些慌,比起現在的扶閒,她寧可麵對的是對自己諸多嫌厭的那個扶閒公子。

“果真還有一瓶……”扶閒輕哼一聲,便要轉身。

“在找紅玉琉璃嗎?”葉非晚故作歡愉,抬眸望著他問道。

扶閒抓著玉瓷藥瓶的手一緊,他眯了眯眼:“什麼?”

“你答應給我的紅玉琉璃啊!”葉非晚笑開,“當做是我替你擋一劍的補償,這樣我們也算兩清了。”

“兩清?”扶閒聲音極低,下瞬緩緩抬眼,緊盯著她,“也對,誰願和你這種女子糾纏,還是兩清的好!”

話落,他重重攥著玉瓷藥瓶,走到床榻旁,隨意抓過一個七餘寸見方的木盒,朝著葉非晚便砸了過來。

“本公子從來說到做到,拿著你想要的,滾出本公子的地盤!”聲音緊繃。

葉非晚隻看見紅影一閃,忙不迭的接住,卻因著牽扯到手臂的傷口,流血似乎更凶了。

她額頭痛出了一層汗,卻也來不及擦,隻看著砸到自己懷中的木盒。

黃花梨木的木盒,瞧著便極為名貴,心中隱隱猜到裡麵是何物,她心底不覺添了幾分緊張。

思慮片刻,她最終徐徐將木盒打開。

“本公子還會騙你不成?”前方,扶閒聲音更不悅了。

葉非晚抿唇,垂眸看去,而後……呼吸不覺一滯。

鮮紅如血的玉石,呈杯盞狀,內有一條線,如一線天,晶瑩剔透的緊,更為精妙絕倫的是,在紅玉石中,鏤空著書了幾排金粉小字:“鶴瘦鬆青,精神與、秋月爭明。德行文章,素馳日下聲名。東山高蹈,雖卿相、不足為榮。安石須起,要蘇天下蒼生。”

即便葉非晚從未見過紅玉琉璃,可眼下望著它,她便知,此物絕不假。

抬頭,望了眼正背對著她的扶閒。

“本公子說了,拿了東西,便滾吧!”扶閒聲音冷硬。

葉非晚抿唇:“多謝扶閒公子。”話落,她一手抱著木盒,一手耷拉在身側,便欲站起身。

卻不知是因著久坐之故,還是失血過多,起身時,身形竟晃了晃,木凳“啪”的一聲倒下。

她卻也顧及不得,轉身便走出門去。

時,夜色已然降臨。

扶閒聽著關門聲響起,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,伸手重重將手中玉瓷藥瓶扔在地上,藥瓶在厚重的絨毯上滾了幾圈,滾到了倒在地上的木凳旁。

扶閒的目光隨之望去,卻在看清那裡時微怔。

米色瓔珞紋路的絨毯上,滴著數十滴血,很是刺目。

莫名想到方纔被偷襲時,那個擋在自己身前的女子人影,他從不需人護著,可是,當有人義無反顧站在他身前時,那種感覺……並不排斥。

“來人!”他猛地作聲。

“公子?”小廝極快出現。

“方纔走出去那人呢?”

“葉姑娘嗎?”小廝應,“我瞧見她一人走了出去,這會兒大抵已經走到街道了吧。”

“她自己?”

“是啊。今日葉姑娘和公子您出去時,便已讓馬車回去了。”

扶閒身形一頓,的確,他將她帶出去時,王府的馬車已經回去了。此處距離王府並不近,如今已入夜……

“公子?”小廝不解。

卻不等應,眼前紅影一閃,扶閒已走出房中,與他一同消失的,還有原本掉落在地的玉瓷藥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