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寺廟後院。

青山寺內瀰漫著一股淡淡檀香,古樸的老樹盤踞在院落中,偶有綠葉徐徐飄下。

葉非晚靜靜跟在老住持身後走著,越走心中越是驚惶。

她猶記得上次前來求解藥時,隻在前堂一處屋內等著,這後院……她當是從未來過的。可是此刻走在其中,分外熟悉。

這裡……分明與她之前做夢夢見的青山寺,一模一樣。

“住持……”葉非晚剛欲啟唇。

“山水無情,卻是養心,”老住持打斷了她,身上青袍微動,他已走進一處院落,“施主,請。”

葉非晚看了眼屋內,抿了抿唇,最終走了進去,在一處木椅上坐下。

桌上放著一個茶壺,兩盞茶杯。

葉非晚微怔,以手觸了觸杯壁,仍舊溫熱:“住持有客人在此?”她抬眸,試探問道。

“客人已至。”老住持笑了笑,走到木桌旁坐下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

葉非晚心中的驚詫早已過去,她望著他,好一會兒方纔艱澀開口:“住持怎麼會知,我會前來?”

“……”這一次老住持並未言語,隻是抬眸,慧眼如炬般打量她很久,明明幽深的目光,卻半點不曾帶與人任何壓力,反讓人心中空淨。

好一會兒……

“好生奇妙啊!”老住持驀地感歎一聲。

葉非晚一頓:“住持這是何意?”

“人的執念,當真奇妙無雙。”老住持摸著雪白鬚發,緩緩笑了出來,“能使人入地獄,也能讓人重見天光。怕是奇緣一場都未能解釋的了啊。”

“住持說話深奧,我愚鈍,不能參透。”葉非晚睫毛微微顫了顫,“還請住持指點迷津。”

老住持聲音極緩,每一字都如輕敲木魚一般,惹人心中寂靜:“施主執念太深,隻怕我說了,施主也不會承認。”

執念?

葉非晚怔忡片刻,最終抬眸輕輕笑了笑:“住持說笑了,我如今……早已無甚執唸了。”

前世,她對封卿的執念很深,想要走到那個男子的心中,想要與他一生一世一雙人。甚至不惜為此做了不少粗蠻錯事。

可是,當她死在冷院時,她的心也隨之死在了那裡。那些糾結入骨的執念,也終究隨之煙消雲散。

“果真如此嗎?”老住持徐徐問道,聲音仍舊澄淨。

葉非晚指尖細微顫抖了一下,依舊頷首笑道:“果真如此。”

可心底,卻幽幽冒出疑慮私念:

若真的冇有執念,前世臨終前,為何對所有人都囑托了一遍,獨獨不曾提及封卿?她真的不想讓封卿追悔莫及嗎?

若真的無執念,今生又為何屢次助他?

若真的無執念,她此刻來見老住持,又是為何?

葉非晚心底瞬間驚恐起來,她本該無執念,也……冇有執唸的。

“施主來找我,可是有事?”嘈雜的心思中,被注入一點清明,葉非晚陡然回神,一眼便看見老住持包容萬象的眸,智慧而清澈。

她逐漸平靜下來:“我來,隻是想問一下住持,可是……知道些什麼?”

“施主是說?”

“關乎我,關乎……當今靖元王。”她最終問了出來。

“……”老住持卻靜默了下來,他半眯雙眸,似是在仔細回憶著什麼,良久徐徐開口道,“一千小千世界,便為大千世界,這世間足有三千大世界,前世、今生、天上、地下,太多太多凡塵俗世。隻是,天機不可泄露。”

他並未多說什麼,葉非晚也並未聽懂。

可她卻陷入了沉思,莫名不想再詢問下去了。

老住持應當是知道些許什麼的,他既說是天機,便定然不會多言,也許,她的存在,不過是小千世界的歧途,也許……那場夢境,隻是對過往那個世界的糾纏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葉非晚緩緩起身,對老住持輕輕鞠了一躬,“今日前來,多有叨擾,還請住持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施主寬心。”老住持摸著鬍鬚笑了笑。

葉非晚又施了一禮便要轉身朝外走去,老住持起身,跟在其後。

“施主,你我終會第四次見麵。”老住持的腳步最終停在後院門口,聲音帶著幾分禪意。

“多謝住持。”葉非晚轉身頷首,便要朝外走去,下刻,她的腳步卻猛地僵住,站在原處再難前行一步。

今生,她隻見過老住持兩次,一次是前來替曲煙求解藥那次,一次是現在。

卻為何……

“住持!”葉非晚轉頭,喚住了正欲回屋內的老住持。

老住持本已走到屋門口處,聞言從容轉身,神色仍舊平靜,眉眼悲憫,如垂眸凝望眾生一般:“施主?”

“方纔,住持說你我曾見過三次麵?”她聲音艱澀問了出來,卻不知為何,望著此刻的老住持,總覺得此番場景分外熟悉。

老住持頷首應下。

葉非晚身軀僵凝,許久問道:“不知第二次會麵,是在何處?”

老住持這一次未曾應聲,隻是望著她,好久歎了一聲: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
“住持?”

“昨日,施主便是站在那裡,望著我。”老住持聲無波瀾道著。

昨日……

葉非晚臉色頃刻蒼白,她終於想起,為何會對此番場景這般熟悉的。

這是她昨日夢中的境況。

老住持便是站在那屋門口的位子,對麵是封卿,她遙遙站在院落門口,遠遠望著那二人。

老住持的目光,也是在此時朝她望了過來。

一模一樣。

“一縷香魂無覓處……”老住持再次幽歎一聲,轉身進了屋子。

葉非晚僵立在原處很久,最終轉身朝寺外走去。

封卿定然知道了些什麼,前世的封卿見過老住持,今生的封卿也開始莫名其妙問她些奇怪的問題。

若他真的與她一般,擁有了前世的記憶,他可還會放過她?

正如前世的他,哪怕不愛,仍將她困在冷院至死。

身軀微顫,葉非晚幾乎立刻腳步匆忙朝著山下走去,心中的惶恐就要漫出來一般。

山風帶著一絲涼意,腳下儘是枯枝敗葉。

葉非晚腳步極快,臉色蒼白朝前奔走著,青絲淩亂神色倉皇,卻不想一腳踩在一處枯枝上,枯枝斷裂,她的身子不受控的朝前傾倒。

卻在此時,一隻著緋紅寬袖的手臂隨意攬著她的腰身一拉,已經將她下墜的身子攔了下來:“怎麼?想尋死不成?”那人調侃的聲音傳來。

葉非晚卻再無玩笑的心思,近乎抓著救命稻草般抓著他的袖子,嗓音微啞:“帶我離開這裡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