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京城的夜市繁華若夢,遠處一片歌舞昇平。

葉非晚攬著懷中的小女孩,大抵是嚇到了,小女孩呆呆看著沾到她身上的糖葫蘆,聽見她的細聲詢問才終於反應過來,鑽到她懷裡脆生生哭了起來。

小女孩的淚珠頃刻凝結,順著嬌憨的臉龐流了下來,鼻頭苦的紅紅的。

葉非晚忙伸手將她的淚珠擦去,輕聲道:“冇事了。”

小女孩抽抽噎噎的,好一會兒才終於止住啼哭。

不多時人群中衝出一個女子,將周遭人撥開便朝這邊倉皇跑來,女子的發早已淩亂,忙跑上前將小女孩仔細端詳了下,待發現無礙後,才又道:“讓你不要亂跑,怎的就不聽話!”

葉非晚安靜站起身,看著眼前的婦人,不覺笑了下。

婦人終於看向葉非晚,攥著她的手千恩萬謝。

葉非晚連連擺手,轉頭朝人群中走去。

隻是離開之前,她朝著馬匹失控狂奔的方向看去,方纔形式緊急,她來不及思索,可是那馬匹是直直衝著她來的,卻不知為何,在前蹄剛剛揚起的時候,馬身子朝一旁趔趄了一下,如吃痛般朝遠處狂奔離去。

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來,葉非晚索性不想了,轉頭進了客棧。

身後,一輛馬車徐徐駛來,停在客棧門口。

修長的手指輕輕將轎窗掀開,一張貌若好女的臉出現在轎窗中,一襲豔色緋衣在夜色裡濃鬱沉厚,添了幾分穩重,隻是驚豔的眉眼如初。

男子安靜看了眼客棧名,良久將轎窗放下。

她不是該在皇宮裡頭嗎?所以此番兩國往來,他纔會主動請纓,隻想看看她可還好,卻為何……會孤身一人在宮外?

封卿……果真冇有照顧好她!所以纔會讓她寧願住在客棧,也不肯回宮!

他仍記得最後一麵,她穿著與他相稱的嫁衣,如天邊晚霞。雖一直叫她“無鹽女”,可他知,那日的她,美極了。

“公子?”馬伕看著不吩咐前行,也不做聲的馬車,不由出聲詢問。

男子回神,片刻後嗓音微啞,緩聲道:“去看看方纔那匹驚馬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是。”馬伕忙應,而後身姿矯健躍下馬車,朝前方而去,伸手不似尋常馬伕。

不過片刻,馬伕已經回來:“公子,那匹馬的屍首已在前方不遠處發現,馬匹前蹄及頸部均有被匕首擊中的傷口,是高手所為。京中能有如此高手者,怕是宮裡頭的。”說到此,馬伕一驚,“是不是大晉皇帝知道您已入京且私自離開官驛,派人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男子作聲,否決了馬伕的猜測。

他相信,自他入京、離開驛站,已逃不開封卿的耳目,但是他斷不會派人來害他,不隻是因著兩國和氣,還因……他並非如此沉不住氣的人。

所以,那些高手出現,隻可能是……

男子看向客棧。

隻有一種可能,封卿派那些暗衛來保護她的,可若真的放心不下,為何不接到身邊保護?

男子身側的手不覺緊攥,良久掀開轎簾下了馬車,一身緋衣如練,發半束半散,眉目如畫,眸光瀲灩,驚才絕豔。

他抬腳走進客棧。

客棧的店小二不覺看呆了眼。

……

經過方纔馬匹失控的驚魂失魄,葉非晚回到客棧冇多久,要了溫水沐浴後便睡下了。

隻是不知是否因著心中仍在後怕,她睡得並不安穩,朦朦朧朧之中,隻感覺自己的窗子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,“啪”的一聲細響。

葉非晚迷迷糊糊朝闌窗看了一眼,已經上栓,大抵是聽錯了吧。

可等到房內再次安靜下來,又是“啪”的一聲細響,比方纔重了些,甚至還能聽見石子彈落回去後墜地的聲音。

葉非晚的睡意逐漸消失,起身謹慎的看著窗子。

這一次,窗子處安靜了許久。

就在葉非晚逐漸鬆了一口氣,想要躺下時,又是一塊石子扔了上來,敲在闌窗上。

葉非晚皺眉,起身朝視窗走去,她在客棧二樓,外麵不可能有人,且外麵也果真冇有動靜。

停頓片刻,葉非晚上栓的窗子打開,小心翼翼探身朝外看去。

下麵空蕩蕩的,冇有一人。

葉非晚鬆了一口氣。

卻在此刻,門外一聲“叩叩”的敲門聲響起。

葉非晚被驚了一身的冷汗,忙關上窗子看向門口。

“姑娘,您睡了嗎?”客棧掌櫃的聲音從外麵傳來,滿是為難。

聽見熟悉之人的聲音,葉非晚勉強平靜了幾分,並未開門,隻揚聲道:“掌櫃的有事?”

掌櫃的遲疑片刻,複又糾結道:“下麵有個公子想要住店,可是卻冇帶銀子,說你還欠了他不少銀子,要姑娘你下去幫忙付住店的銀錢呢。”

葉非晚皺眉:“我不認識什麼公子,更遑論欠人銀錢。”她住在這兒的事,知道的人怕是少之又少,怎麼可能欠人銀子?

掌櫃的聞言,道了聲“打擾了”便跑了下去,可不過片刻,腳步聲再次傳來:“姑娘,那公子說,你的的確確欠了他銀子,不多不少五千兩銀票。還說……你若不下去替他把銀錢付了,今晚便彆想睡得安生了。”

“什……”葉非晚剛欲反問,突然想到什麼,扭頭看向闌窗。

那石子……是樓下那個自稱她欠其銀兩的“公子”砸的?心中憋著一口氣,葉非晚穿好衣裳打開房門。

掌櫃的正站在外麵,見到她忙拱手道歉:“抱歉姑娘,這般晚了,叨擾了。”

葉非晚搖搖頭:“無妨,還請掌櫃的帶我前去看看那位公子!”說到最後四字,頗有股咬牙切齒的味道。

掌櫃的忙點頭應下,走下樓梯。

葉非晚跟在其後。

隻是到了櫃檯處,大堂內空蕩蕩的,掌櫃的困惑地看了眼四周:“奇怪啊,方纔那公子還坐在那兒呢。”

“大抵是做賊心虛,見掌櫃的真的將我叫出來,便逃走了吧。”葉非晚低聲道,話落,轉頭便朝樓梯口走去。

身後卻傳來一人慵懶風流的聲音:“無鹽女,你說誰做賊心虛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