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夜色孤寂,隻有客棧裡燭台上的燭火在靜靜搖曳著,卻襯的此間越發靜默,呼吸聲都聽得真真切切。

葉非晚腳步僵在原處,容色怔怔,一時之間竟連回頭都不敢。

“怎麼?無鹽女,莫不是自覺無鹽,連回頭看我都不敢了?”那聲音添了幾分笑意與調侃,尾音微揚,慵懶低斂。

葉非晚終於轉過身去,回首看著站在門口的男子。

暈黃色的燭光之中,身著緋色華裳的男子靜靜站在那兒,唇角噙著一抹笑,眉目風流恣意,容色驚才絕豔,眼波流轉之間,散發出誘人華彩。

隻是那雙眸子,在見到身前的女子時,少了幾分調侃,多了幾分認真,安安靜靜地望著她,而後輕聲喚道:“非晚。”似乎是第一次如此溫柔的喚她的名字。

扶閒。

葉非晚仍怔愣站在那兒,好一會兒方纔彎唇露出一抹笑來:“扶閒。”

似乎上一次看見他的時候,還是在那場被打斷的婚宴上,他穿著一身如火的喜服站在她的麵前,險些成為了她的相公。

可是最終,她坐在了封卿帶她回京的馬車上,隔著轎窗看著他離著自己越來越遠,直到消失不見。

扶閒笑了下,而後大步走到她跟前,身上的緋衣隨著他的動作微微拂動著,最終拂動到她跟前:“雖然知道你對本公子心中愛慕的緊,但見了我也冇必要這般感動吧??”

葉非晚一頓,看了他一眼,冇繼續順他的話,隻安靜問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扶閒一挑眉:“你以為本公子是為你而來的啊?想得倒是挺美。”

葉非晚靜靜看著他:“方纔是你敲的我房間的窗子?”

扶閒的神色有些不自在,看了她一眼輕哼一聲算作迴應。

葉非晚看了他一眼,下刻轉頭便要朝樓梯口走去。

“你去哪兒?”身後,扶閒的聲音幾乎立刻傳來,身子不著痕跡的擋住了她前方的路。

葉非晚垂眸看著浮現在眼前的緋色衣襬,良久安靜道:“夜深了,我回房休息了。”

扶閒臉色微沉:“所以你便將我晾在這兒?”

“扶閒公子不是因我而來,想來應該有自己的去處吧。”葉非晚看了他一眼,安靜道。

扶閒被她的話堵的一滯,難得靜默下來。他的確有去處,也的確是有事來大晉,可此刻、現在,他來到這個客棧,隻有一個緣由。

“為何會在這兒?”扶閒的聲音難得正經了幾分,目光如炬,直直盯著葉非晚。

葉非晚隻佯作不懂,眼底儘是困惑:“我回京了,自然就在京城……”

“葉非晚!”扶閒的聲音驀地嚴肅,“你知道我問的是什麼!為何不在宮裡?反而這副模樣出現在這家客棧?”

葉非晚被他突如其來的嚴肅驚了一跳,長睫微顫了下,臉色有一瞬蒼白,卻很快平靜下來,抬眸望著他:“我願什麼模樣,待在何處,都是我自己的事,與你又有什麼關係呢?扶閒……”

她的話並未說完,隻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道將她拉了過去,下瞬,她已被人擁入一個溫暖的懷中,那懷抱帶著淡淡的鬱香,輕易將她包裹在其中。

葉非晚身子僵凝,等到反應過來,忙用力想要將眼前人推拒開來。

隻是她的手在聽見男人的話是頓住了。

扶閒的嗓音微啞,靠在她的肩頭、耳畔,尾聲輕不可聞:“我回來了,好久不見,葉非晚。”

好久不見。

的確好久不見。

葉非晚安靜想著,其實不過短短數日,可她回憶起了前世今生,便越發覺得故人都恍如隔世。

“喂,葉非晚!”不知多久,扶閒終於鬆開了她,垂眸盯著她的雙眼,雙眸似有眼波流轉,旖旎瀲灩。

葉非晚抬頭看著他:“什麼……”

聲音戛然而止。

她隻覺後頸一酸,眼前逐漸暗了下來,而後直直朝前倒去。

扶閒手飛快伸出,輕輕擁住了她暈倒的身子,目光比起方纔的刻意,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溫柔。

“這,這……”一旁,目睹了這一切發生的掌櫃的看了看眼前貌美的男子,又看了看暈倒在他懷中的女人,說不出話來。

扶閒抬眸,隨意睨了一眼那掌櫃的,而後從袖口拿出百兩銀票扔到櫃檯上。

掌櫃的眼睛一亮,下刻卻又想起,眼前這公子方纔還說冇銀錢、要這位姑娘下來付,這會兒卻拿出百兩銀票

扶閒似看出他心中所想,輕哼一聲:“怎麼?冇見過鬧彆扭的小情人?”

話落,他彎腰將懷裡的女人打橫抱起,謹慎看了眼四周,他能感覺到那些暗衛的存在,好一會兒,他走出門去,身形如遊雲一般飛快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……

皇宮。

一襲黑影飛快朝禦書房的方向飛馳而去,腳步倉皇,臉色蒼白,隱有幾分驚懼。

李公公正守在外頭,看見來人便知是暗衛,上前迎了幾步。

“李公公,高總管呢?”暗衛低聲道。

李公公看了眼禦書房:“在裡麵呢。發生何事?”

暗衛張了張嘴,最終什麼都未曾說,隻低著頭守在門口,眼中似是驚恐。

李公公詫異,這可是跟在皇上身邊的暗衛啊,平日裡便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冇害怕過,眼下竟在……怕?

書房內。

高風俯首站在書案旁:“皇上,大陳來議談的人已經入了京了,屬下也早已派人去監視著,暫無異常。”

封卿正拿著毛筆在摺子上批閱著,聞言眉心動也冇動,神色如常:“嗯”,他低應一聲,下刻似想到什麼,眉心輕蹙了下,開口道,“她……”聲音戛然而止,眼中隱有幾分懊惱。

高風跟在封卿身邊這般長時日,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忙仔細報備:“今夜十五,城中冇有宵禁,葉姑娘去看花燈,回去的路上還救了個女孩……”

“女孩?”

封卿眉心皺得更緊。

“屬下查了,並無蹊蹺,”高風忙解釋道,“隻是葉姑娘險些被髮狂的馬匹踏到,幸而咱們的人出手相助。”

封卿一怔,後背竟不覺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差點被馬踏?她若是真出什麼事……

他竟不敢再往下深思了:“多派幾個人去……”

封卿吩咐的話並冇有說完,便被外麵的敲門聲打斷了,李公公的聲音傳來:“皇上,宮外暗衛求見。”

封卿凝眉,眼底似有不悅。

高風忙道:“屬下這便出去看看。”

隻是他還冇走出書房,暗衛恭謹惶恐的聲音傳來:“屬下前來請罪,葉姑娘不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