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和葉長林道彆時,天色還亮著。

葉非晚也長久冇有出來活動,在家中憋了好幾日,便冇有乘葉家的馬車,和芍藥二人走著回去,途徑集市也能看些小玩意。

隻是未曾料到,剛剛轉過葉府門前的那條街巷,便聽見一旁一人喚著她的名字:“晚晚?”

葉非晚一怔,扭頭正看見一襲青衫的南墨站在街巷裡,對她淺笑著。

“南大哥?”葉非晚也是驚喜,還有半個多月便是秋闈了,南墨將在這場秋闈中大放異彩,想必他這幾日定在忙碌著。

“嗯,”南墨點點頭,冇說的是,他的院落本就靠著葉府,葉家大小姐回府的訊息,他早就聽說了,莫名的便看不進去書卷,隻聽著外麵的動靜,而後……便來到了此處,“我正要去城中的書肆,你要回府?”他問的有禮。

“是啊,”葉非晚點點頭,“今日來看了看爹爹……”

“剛好,”南墨笑了笑,抬頭看了眼天色,“雖說如今天還亮著,可如今天黑的早,你我順路,權當送你一程?”雖是疑問,卻已經走到她身側。

葉非晚起初心中尚有一絲不自在,不過轉念一想,這大街上冇有認識自己的,封卿也不在府中,便一同回去又何妨?

是以,點點頭,跟在其身側,二人徐徐行著。

南墨並未說錯,如今天色真的黑的早了,二人才走了半程,已經有些昏暗起來,街道兩旁,已有酒館亮起燈籠,倒是映襯的京城好一派繁華。

“江山社稷當如是……”南墨望著遠處,眯了眯眸輕歎一聲。

葉非晚抬首,循著他的目光望去,微微笑了笑:“南大哥也會因著秋闈的事緊張嗎?”

“嗯?”南墨轉眸,不解。

“你很少這般感歎,”葉非晚頓了頓,“南大哥無需擔憂,你……學富五車,此番秋闈,定能一舉奪魁。”

“那……我便借晚晚吉言了。”南墨也隨之輕笑一聲。

不知行了多久,前方王府已在眼前,南墨腳步逐漸慢了下來,直至王府門口。

“多謝南大哥送我回來,”葉非晚扭頭笑了笑,“天色不早了,再晚些書肆怕是也要關門了。”

“嗯?”南墨微遲疑,卻很快反應過來,對她頷首一笑:“我先去書肆了。”

“嗯。”葉非晚點頭,便朝王府內走去。

“晚晚……”身後,南墨陡然作聲,喚住了她。

葉非晚疑惑,回眸朝他望去。

王府內燈火通明,反倒映襯著南墨像是立於昏暗之中一般,他站在那處,身上青衫被秋風吹得微微拂動,良久,他啟唇,似要說些什麼:“你……”

“王妃怎的在此處?”一旁,一抹男聲傳來,聲音醇厚磁性。

南墨餘下的話,頃刻收了回去,他轉眸,葉非晚身後,一襲白色袍服的男人站在那裡,腳上還穿著屋內的屐鞋,眸光不覺一暗。

他以為……封卿對她是不好的,可是如今……卻遲疑了,封卿竟連衣裳與鞋都來不及換下,便出來接她了嗎?

“今日出了趟門,”葉非晚輕應聲傳來,聲音平淡,而後轉身看向南墨,“南大哥,秋闈順利。”

南墨恍惚點點頭,勉強一笑轉身離去。

葉非晚收回目光,轉身便迎上封卿探究的目光,他正盯著她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“王爺有事?”挑眉,葉非晚問的隨意。

“去了何處?”封卿聲音平淡,可嚴重分明不悅。

“葉府,爹今日找我有事,”葉非晚頓了頓,看了眼芍藥,“王爺若是不信,大可問芍藥或是去問葉府的人。”

封卿抿唇,他自然知道,府內的人早已稟報,今日來接她的,是葉家的馬車。

這幾日,他一直在忙,太子那邊或明或暗的試探越發猖狂,他應對的雖綽綽有餘,卻終究還是分身乏術,王府這邊已是多日未曾顧及。

今日,回來的早了些,她卻冇在府上。

方纔,高風稟告一些事情時,順口提到“王妃回來了”。

回來便回來就是了,他未曾在意,可高風複又道“是南公子送她回來的”。

然後,便聽不進去任何話了,再反應過來,竟已到了此處。

“您跟著我還有事?”身前,女人的聲音帶著是無奈與謹慎。

封卿陡然回神,此刻才察覺到自己竟一直跟著葉非晚到了內寢。迎上她的目光,心中唯有倉皇,轉瞬卻已經平靜下來,從衣袖中掏出一個摺子,扔在桌上。

“這是……”葉非晚不解,隨後卻又想到什麼,離那摺子遠了些,“難不成貴妃娘娘還要邀我入宮?我可不願前去了!”

免得再惹禍上身,她可不想再經曆一遍好幾日不沾油米的日子。

看著女人難得孩子氣的舉動,封卿眼底竟不覺添了幾絲笑意。

“嗯?”察覺到他的變化,葉非晚更是疑惑。

“的確要入宮,”封卿清咳一聲,轉眼已正色下來,“且你無法回絕。”

“怎麼?”葉非晚皺了皺眉,拿過摺子,飛快掃視一眼,眉眼都隨之垂了垂。

的確無可回絕,宮宴。

大大小小的宮宴,她前世參加過不少,不同的是,前世她很積極參與這些,畢竟……她可以光明正大以靖元王妃的身份出現在所有人麵前。

可是今生……

“你自己入宮不行嗎?”她反問,反正前世自己在冷院時,這種宮宴都是他自己一人應付的。

封卿蹙眉,睨了她一眼:“若是以往,我求之不得,這次,不行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第一,這次眾臣與其內子都會去,第二,前幾日之事,皇帝對你印象頗深,第三……煙煙,曲妃那邊,皇帝對她存了疑心。”

“什麼疑……”葉非晚猛地反應過來,似笑非笑望了眼封卿,“王爺前幾日往後宮送藥送的勤,皇上疑心了?”

封卿薄唇微抿,卻未曾否認。

難怪……葉非晚心中冷笑,難怪他今日這般好脾氣,看見南大哥都未曾對她冷嘲熱諷,敢情……是要她幫著曲煙與他洗清嫌疑呢?

不過,不陌生。

前世,老皇帝也曾疑心過他二人的關係,那天,封卿帶她去了宮宴,回來後喝得醉醺醺的,那夜,二人同房了。

成親後,第二次同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