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小說網 >  葉非晚封卿 >   第83章 入山

[]

翌日,天色有些陰沉。

葉非晚與封卿醒來時,外麵還冇有大亮。

葉非晚睡得並不好,昏昏沉沉的,反觀封卿,他明明睡眠極淺,可眼下卻始終麵色無波的模樣,讓人猜不透他心中的真實想法。

不過她很快便打消了猜測他真實想法的念頭,這樣的人,越瞭解越深入。

為避免知道的人多,封卿隻讓馬伕在客棧等著,他們二人駕馬去了不遠處的斷崖山。

斷崖山在臨城最南邊,因著已是深秋的緣故,山上的綠意幾乎消失了,隻剩下一片青黃色,瞧著便讓人心生枯損敗景的悲慼之感。

山路崎嶇,馬車停在了山腳下,二人步行上山。

一路上,封卿始終未曾言語,隻安靜走在前方,不時左右環視一眼,似在考究周遭的環境。

葉非晚跟在他身後,沿著他走過的道路前行,心底不斷回憶著前世的記憶。

三皇子來到斷崖山上找到了可做解藥的草藥,坊間隻傳聞那三皇子是大孝子,草藥在懸崖峭壁上,他都能親自取來。

斷崖山雖說叫斷崖,可週遭山勢平緩,隻有一處懸崖峭壁,在斷崖山的南側。

這麼想著,葉非晚一時冇注意到腳下竟踩在一根枯枝之上,枯枝難承受她的重量,“啪”的一聲斷開,她的身形也劇烈趔趄了一下。

“啊。”葉非晚低呼一聲,不受控的朝後倒去,上山的羊腸小路蜿蜒盤旋,眼見她就要栽下去。

前方封卿卻像是身後長了一隻眼般,聞言飛快轉身,長臂一伸,抓著她的手便將她拽了過去。

葉非晚隻覺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力道拉住,人也不受控的倒向封卿懷中。

封卿身軀一僵。

葉非晚並未意識到這些,緩緩朝後方山下望了一眼,後背頓時生了一層冷汗,山很高,下麵隻能隱隱看見雲霧繚繞。若是自己掉下去,隻怕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王妃走路這般不老實,若有下次,本王定不管你!”頭上,封卿冷硬的聲音傳來。

葉非晚輕怔,此刻才察覺到自己還在封卿懷中,手依舊被他拉在手裡,微微後退半步,撤出了他的懷抱。

封卿蹙眉,轉身繼續朝山上走去。

葉非晚靜靜跟著,許久,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,一層冷汗。

她其實……手心鮮少出汗。

心,不覺熱了熱,葉非晚抬頭:“喂。”喚著前麵的男人。

“……”許是因著方纔的事,封卿始終未曾作聲,仍舊朝山上走著。

葉非晚想了想道:“你走錯了……”

前方的人影陡然停住,背影有些僵硬。

“咱們應該走南邊那條山路。”葉非晚指了指前方蜿蜒出來的一條不甚明顯的小路,懸崖峭壁在斷崖山南邊,他們應該朝南走纔對。

最終,封卿靜靜折返回來,率先走上了南邊那條小路。

葉非晚望著他的背影,冇忍住癟嘴笑了笑,方纔那麼器宇軒昂的在前麵走,如今又悻悻回來,想到他心中多麼無語,她竟然有些開心。

自然是不敢笑出聲來的。

這條小路,果真是通往懸崖峭壁的路,二人走了約莫一個時辰,已經能隱隱看見前方一片雲海了。

葉非晚慶幸自己穿的厚了些,否則在寒風凜凜的山頂,她定然要被吹的不知天南地北。

空氣中帶著幾分濕氣,雲霧朝二人襲來。

封卿的腳步逐漸慢了些,最終站定在小路儘頭,明明還有數丈距離,他卻不再前行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葉非晚不解,湊上前去,而後微微一怔。

即便隔著遙遠的距離,她也能感覺到前方那波濤洶湧的雲海一陣陣的翻湧,再往前行,隻怕什麼都看不清了。

“解藥在此處?”封卿側眸,看了她一眼問道。

“如果傳言不虛,就是這裡。”葉非晚點點頭。

身邊卻一片靜默,封卿再不言語。

葉非晚滿心想著走著那片雲海中的恐懼,此刻身邊人不言語,才猛地反應過來,扭頭望著封卿:“你不信我?”

封卿沉吟片刻:“你可知前方有多危險?”

“……”葉非晚自然是知道的,她都已看見了,懸崖峭壁從不可怕,可怕的是被雲霧裹挾下的未知。

“走吧。”身邊人再次道,話落,他已經一撩白袍,朝前方雲霧裡走去。

葉非晚望著他的背影,心中微怔,他這是……信了她?

輕抿紅唇,她快步跟上前去。

雲霧裡濕氣越發明顯,離得稍遠一些,便似隻有自己孤零零一人般,葉非晚不覺朝封卿靠的近了些,甚至能嗅到他身上的淡淡檀香。

封卿側眸望她一眼,未曾言語,停了腳步。

葉非晚未曾注意到他停下,倏地便撞到他後背,鼻子一痛。

她半怨半惱的抬頭,一眼卻被眼前景象驚呆了。

他們已經站在懸崖峭壁之上,果然是斷崖山,此處懸崖如同被生生隔斷一般,直直的陡峭。

隻是,在懸崖下方半丈高處,有一處二尺見方的石頭平台。

“解憂草。”封卿呢喃一聲。

“什麼?”

封卿一手指向那處平台的石縫中,那裡隻有一棵兩片葉子的草,在雲霧裡微微擺動著。

“就是那個?”葉非晚詫異,如此其貌不揚。

“嗯,”封卿頓了頓,“以往在醫聖後世流傳的拓圖中看過,隻說此物早已滅絕,未曾想……”未曾想,竟還有一株。

葉非晚朝前探了一眼,頓時有些頭暈,匆忙收回身子,極高的山崖,那三尺的距離也不過讓人容下兩隻腳罷了,如何將解藥采來?

卻冇等她多想,封卿猛地朝前走了半步,白色袍服在寒風中簌簌作響,恍若謫仙。

他卻兀自站在那兒,許久輕道一聲:“寒風雖大,卻不足以擾了輕功。”話落,他猛地朝前邁了一步,人已輕飄飄墜入山崖。

葉非晚大驚,顧不得心中惶恐,匆忙上前一步,卻隻見封卿已穩穩立在那處二尺見方的平台上,心中微微鬆了鬆,卻還是忍不住擔憂:“你且快些采……”

話冇說完,隻聽見“啪嗒”一聲細微聲響,平台下,竟有一顆石子墜落下去。

葉非晚臉色驀然發白,手死死扣著峭壁,心似乎皺在一起般。

封卿卻陡然反應過來,從袖口掏出匕首,飛快刺向一旁的峭壁中,藉著匕首的力量,飛身而起,重新飛回山崖之上。

葉非晚抓著峭壁的手微微一鬆,緩緩站起身,望著封卿一襲白衣,心中僵滯酸澀。

即便以後註定要和離,她還是……不忍他死。

“那處平台太過脆弱。”封卿的聲音很是平靜。

“嗯。”葉非晚應了一聲,而後突然想起什麼,猛地睜大眼睛。

前世三皇子來斷崖山采解藥時,曾采了兩次,一次率手下前來,無功而返,一次……攜了一名女子,百姓還直說三皇子風流,而這一次,他采回瞭解藥,隻是,那名女子冇有同他一齊回來。